奥地利新增17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157例

奥地利新增17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57例

根据奥地利卫生部门当地时间10日公布的最新数据,从当地时间9日晚至当天(10日)早间,奥地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7例,累计确诊157例。其中,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是维也纳,有43例确诊病例。(总台记者 阮佳闻)

这些没有被核酸确诊的“疑似病例”在武汉“封城”以来一直牵动着公众神经。前期由于核酸试剂有限以及检测时间较慢等因素,即使患者有临床症状也不能确诊,没有确诊就不能收治,没有收治就只能居家隔离,这些人既不在官方统计数据之列,也给阻断“人传人”带来了隐患。

11日起武汉在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。虽然比其他地方来得晚了一些,但这是建立在准确摸排的基础上,疑似病患全部转走,才能不会造成“人传人”,才能让“四类人员”(确诊患者、疑似患者、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、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)分类集中收治。

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前一段时间我们主要是靠核酸来进行确诊病例。实际上按照我们临床诊断的标准,是有一大部分疑似病例的。”

因此,在临床诊断被认可、社区拉网排查被全面执行的情况下,一夜之间,数据出现大幅上升,并不意味着坏事情。武汉市社科院教授李春阳表示,这表明随着前期检测力度的不断加大,武汉很多疑似病例已经被“挖掘”出来。至于是否迎来疫情的“拐点”,尚待观察。

之前截至2月11日时,武汉累计报告病例也“不过”19558例。而在此前三天,湖北已经实现新增确诊数病例三连降。据湖北官方媒体报道,“3天之内武汉确诊人数降低了43%”。

单靠核酸诊断的方式及其准确性也引发不少讨论。有疫情一线的医生反映,一些患者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,但CT影像却显示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病情也在不断发展。假阴性带来的漏检受到各方关注。

此前武汉的目标是到11日完成所有疑似患者检测的“清零”。虽然执行起来有难度,但对所有人员筛查一遍后,让疑似的归疑似,确诊的归确诊,对所有患者的数量做到最大程度的准确摸底,是抗“疫”必要之举。

如此看来,可能此后几天湖北或还将保持确诊病例的高位运行,直到此轮大规模排查的疑似病例在医院得到确诊或排除。而这距离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所说的“2月中下旬出现峰值”也更近了。

有分析指出,新增“临床诊断病例”统计后,过去因为没有核酸确诊的病例或可以通过医生临床诊断进行释放。武汉民众直观感受也印证了这一点。身边的疑似患者陆续住进方舱医院和隔离宾馆,重症患者加速向定点医院转移……“应收尽收”的目标正在逐步推进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次陡增的14840例中,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。“临床诊断病例”在此前的通报中并未有过。

南都此前报道,12月11日中午,高建辉的遗体被埋在达卡市巴纳尼一处高档社区的一个花园内。达卡市警察局古尔山分局副局长阿哈德透露,该男子是在自己的公寓内被勒死的,警方正在调查他被杀的原因,案件涉及的人员以及尸体到底是如何被埋葬的。“现场可以看到死者的头部和脚踝,他的鼻子、耳朵和一只鞋子上有血迹,脖子上也有伤痕。”

钟南山预计“疫情可能会在4月份结束”,而这取决于各地的治疗和防控落实,武汉则是重中之重。(完)

更多理性声音也认为,只要不是防控不当带来的交叉感染翻倍,数据激增就没那么可怕。让之前游离在官方统计数据外的疑似病例尽快纳入治疗和统计范畴,疫情防控才能尽快出现转机。

据警方介绍,遇害者高建辉今年48岁,是一位石材进口商,过去一年一直与家人共同居住在事发公寓中。他的家人曾于今年11月回去中国,不过在事发后的12月12日,包括他妻子在内的家人已经重新回到孟加拉。

事发后,警方锁定了六位嫌疑人,包括受害者的司机苏丹,家政人员法里达,翻译、公寓的一名夜间警卫和高建辉的妻子等。首先发现尸体的是司机苏丹,这使他成为了主要嫌疑人。但苏丹辩称,他在寻找2到3小时后才发现了老板的尸体。

他还指出,自从10月23日以后,高建辉所住大楼的安全摄像头已被关闭,凶手似乎准备将其作为谋杀计划的一部分,“我们没有多次获得技术方面的帮助,但我们希望能尽快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此外,警方也对高建辉的妻子进行了质询,不过她表示不清楚事发原因,也无法提供任何线索。阿哈德表示,“我们正在等待尸检报告,也会对相关嫌疑人进一步审问。”